窮髮

愛好亂跑瞎畫
(改過自新好好做人)

#失踪人口

新的一个月从摸鱼开始

she'not alone【绯红女巫x黑寡妇】

2.

﹃死者在地下,生者在桌旁。很多人聚在一起。人们从莫斯科,从基辅,从斯摩棱斯克而来……所有人都带着勋章奖章,就像胜利日一样。我们谈论死,就像谈论生一样。﹄

Natasha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阳光艰难的从地平线与云层间的缝隙中穿出,并不很远就折在途中。把清水扑在脸上,Natasha看着镜中的自己,一点点摩挲着脸庞。

“一切都过去了。是的。”

突然的,她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敲门声:“Nat,你在吗?”

Natasha拉开房门。

Wanda随意的将长发盘在脑后,白色吊带,浅灰的运动外套,略微发白的水洗牛仔裤。一缕弯曲的头发从额角垂下。Natasha此时真的非常非常想抬手替她将这缕不听话的头发挽到耳后。

“hey Natasha,”Wanda微微蹙眉,形成很浅而好看的沟壑,“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Natasha终于回过神来。

“今天外面在下雨,没有办法去训练。um。我的意思是,要不要一起喝点东西?”

“当然。”

并肩走过空无一人的大厅。早晨七八点的光景,空气微微透着寒意,昨夜沉迷于纸牌的大人与沉迷游戏的未成年都仍在梦乡。累月的劳累之后,每个人都稍微放松心弦 ,甚至奢侈的注目于一些消磨时间的东西上。

一个侍者收伞推开门,卷起一阵攒动的气流。Wanda打了个寒颤。Natasha抬抬下巴,脱下外套搭在Wanda身上。而Wanda似乎想抬手拒绝。

“请收下我的一点心意,my lady。”

“naughty。”

不经意间身体接触。
Wanda不得不承认Natasha的身体真的十分诱人,酒红色的紧身背心与修身的长裤,从面部到胸部,到双腿,忍不住用眼神描摹着她的曲线。身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但莫名的吸引人。

两个人并排坐在吧台前。

“冰美式谢谢。”“伏特加加冰。”

Wanda转过头,挑起左眉。
“难得没有什么事情做。”Natasha依旧是红唇,丝毫不加掩饰也毫不刻意地散发着魅力。

侍者搅动着冰块。背后的落地窗外,天空依然阴沉着,雨声断断续续,时不时突然地撒下一片。侍者并不做声,从冰桶里取出酒。

“所以为什么把头发染成了金色。”
“单纯的……想改变一下。”

Natasha想起过去的一段段relationship,往往以自己用各种手段吸引对方开始,以自己失去兴趣结束。像是鬣狗狩猎一般迅速。面对他们燃烧着的双目,她恐惧,当自己显性的诱惑力被剥离厌弃后该如何是好,于是先决的割舍。没有给自己留下失败的可能,也断绝了真正契合的可能。与此同时,她的过去也不允许这发生。

这很痛苦,所以要改变。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到过去,也说起将来,更多的是并没有什么意义的话语。Wanda上身舒展在吧台桌面,侧着头倚在胳膊上。Natasha一只手撑着下巴,小口抿酒。

“之后要做什么呢,突如其来的宁静真是让人无所适从……”

Natasha侧过头,看着Wanda嘴唇一张一合,声音逐渐在耳边模糊。

“whatever。”Natasha直视着Wanda的双眼,“我只是想与你度过接下来尽可能多的时日。”

所以说改变要从现在开始。

窗外云雨渐渐沉默。久霁初晴。

Wanda似乎终于意识到那缕碍眼的头发,将它别在耳后。目光低垂。嘴角微微扬起。

“fine.”

〔tbc〕

写着写着不自觉投射了一部分自己的经历。不过在尽力写自己所理解的两个角色。
哈哈最近有一些小小的难过。宁静果然是最奢侈的啊。
不过总算写到这里了。终于可以写两个人腻腻歪歪啦。希望下一次更新的时候一切都能好起来。
anyway谢谢你看到这里。

欢迎评论。液。

She's not alone 【绯红女巫x黑寡妇】【轻微虫铁】【全员有】

1.

对于刚刚复活的各位来说,真是恍若隔世。对于守候在他们消失的地方的人来说同样如此。

“morning  Stark先生”在被晨曦所笼罩的泰坦星上,Stark已两天没有合眼,就为了这个时刻。Peter孩子气的笑着,把Tony紧紧抱在怀里。

在另一边,瓦坎达。natasha靠在一棵古老的乔木下,夜幕降临。natasha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作为一个九十岁阅人无数的非年轻人,大约是不应当随随便便沉迷于一个人的。尤其,一个女人。但是Wanda的确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战斗的间隙,睡觉之前,总仿佛在与那双澄澈的眼对视。“这可不像你啊nat。”她轻轻对自己说道。

无论如何,在从心灵原石中解放出被祭献的卡魔拉,并借住她开启现实逆转,意识到Wanda即将回来时,natasha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胸腔里那颗明明早已冷漠的心脏,又重新躁动起来。

在睁开双眼之前,Wanda恍惚间犹豫了一下,她隐隐想起version,隐隐想起他的死亡。尽管这些记忆都如同被蒙上了一层纱而隐隐约约。大抵是没有人会等着自己吧。

“hey”没有料到迎上了的是一对深灰色的双眸,“欢迎回家,Wanda”

于是在瓦坎达专为英雄们修养所建立的皇家酒店大厅里无所事事的各位英雄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一身紧身作战服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寡妇,以公主抱的姿势打横抱着掌握混沌力量的欧米伽级变种人绯红女巫。尽管黑寡妇身上仍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但不知为何,今日natasha的面庞看起来格外柔和。

“i'm groot!”连小树都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rocket用胳膊轻轻撞了一下小树,“不许说脏话。”

Wanda觉得有一些羞耻,但是毕竟刚刚得到自己的身躯,四肢无力走起路来歪歪扭扭。身为巫师肉体相对还是十分经不起折腾的。所以被体魄较强的战士帮一把没有错。Wanda一边这样告诉自己一边捂住了脸。

natasha把Wanda放在床上,动作轻柔。“先好好休息一晚,明早我再来。”转身走向门口,然后故作轻松的“我只是担心没有人等你的话你一个人会受伤。毕竟我说过,你不是孤独的。”关上了房门,后半句话被关在了门外。

Wanda小声笑了起来,看向窗外郁郁葱葱的丛林。既是为了肉体的重生,也是为了精神的。毕竟,在眼睁睁地看着幻视被自己杀死,再重生,再一次不可逆转死去后,她以为自己不会再真正意义上的活着了。

门外natasha有些懊恼地撩拨着自己的金发。她从不认为爱情可以被寄托以全部的身心。她经历的恋情大多炽热而短暂,惟有对象同为超级英雄时,双方都带着随意的想法,反倒较为稳定。但也不过像是随时准备拯救世界短暂幕间休息的调味品。可是这一次,她竟然有了完全投入以保护一个人的冲动。无奈又后悔地思考着,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些发觉。

走廊另一头,Steven带着微妙的表情看着这位以冷酷无情著称的女英雄像个孩子似的用额头贴着墙壁,于是悄悄花费了五秒钟回溯时间看了一眼未来。

然后natasha感觉到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加油。相信自己。”

是挂着诡秘微笑的Dr.Strange。

〔tbc〕

写这对除了出于对小姐姐的喜爱,大概还带着一点对于漫威的不满。黑寡妇这么出色的女英雄在很多人眼里被塑造成了专门用于和男英雄谈恋爱。在漫画中的结局也是结婚生子。可我觉得狂狷酷炫的女英雄应当也配上狂狷酷炫的结局。至少不是简简单单的强化女性的刻板印象。

略微慢热。
感谢你看到这里。

欢迎评论。液。

she's not alone【绯红女巫x黑寡妇】【轻微虫铁】【全员有】

0.

“所以说要听博士的话啦。”

在peter第无数次向stark先生抱怨在他感受到自己即将逝去的一瞬间,对于无法再见到stark先生这件事是多么恐惧时,Stark作出如此回答。

在那时Steven看到了未来。Thanos被摘下了手套,时间被逆转,所有因为那个snap而丧生的人们都奇迹般地重生。从这之间付出的代价来看,倒不如说因snap而暂时消失是最轻松安全的。

现在发生的都已是后话。

如今已没有什么足以成为Stark先生的梦魇。当初联盟以及与联盟有关的各位都在。连loki后来也被thor复活。除了幻视。政府与英雄们妥协。眼下即将开始的是联盟破裂后第一次“全勤”的派对。

博士照例在打坐修行;刚刚到场的thor与大厅里碰到的各位大侃特侃;loki穿着一身黑色正装在吧台与调酒师小姐姐调情,眼神却牢牢挂在thor身上;Stark正忙着和各位打招呼,身后是如影随形的Peter。

“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了,sir。”

面对这样的无辜面庞,Stark只能默许。

“oh,女士们终于来了。”rocket在宽大的沙发上翻了个身。于是大家的目光都被引到了门口。

各位都是别样的耀眼。气氛突然活跃起来,男士们纷纷散开。Peter也罕见地离开了Stark一米外。

“natasha小姐”Peter觉得自己寒毛突然立了起来,“我……我一直觉得你很酷,可以给我签名吗。”

natasha抿嘴笑了一下“当然可以。”

虽然Peter看着衬衣上的签名开心得想跳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寒毛仍然竖着。

natasha正要抬手摸摸Peter的头发时,一股红色的力量突然间出现,把小虫猛地向后拉了出去,被Stark先生稳稳地接到怀里。

是一袭酒红长裙的wanda。

大波浪的金色长发随意的散开,眼神中既是慵懒也是凌厉。伸手环住natasha的腰,脸部亲密的贴在一起。natasha把手自然地覆在wanda手上,轻轻扭头吻在wanda嘴角。

wanda海蓝色的双目盛满了笑意。

“喔Stark先生”小虫明显是受到了冲击。Stark随即不留痕迹利落地拖走了小虫:“你难道不知道吗,各位复活之后不久natasha就向wanda表白了。”Peter依旧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怎……怎么会。”Stark摘下墨镜插在胸前,微微垂眼,“又有什么不可能呢,kid.”

Wanda显然看到了小蜘蛛脸上丰富的表情。不过这的确是不可思议。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对眼前这个有着性感面孔穿着低胸长裙的女人动心的呢。

大概是当那个头发与泥土混着脏到打结,紧身作战服沾满血迹破旧不堪的女人无比帅气的救下自己时,就已经被她迷惑了吧。

“She's not alone .”

如此性感的声音。

〔tbc〕

连名字都不知道怎么起的冷cp。两个最喜欢的小姐姐。即使只有一个eye contact和一句互动也让我难以忘怀哇🌚。

写了这么多也只是开端和背景,采用倒序啦natasha和Wanda的主要剧情在后边。emmmmm如果有人看就会继续写。希望你喜欢。

欢迎留言。液。

20180424

﹄為了不顯得可憐而假裝有喜歡的人的自己真是可憐極了

﹄是這樣,本來相信一切皆平等的自己為了迎合所要利用的東西可以說說是顛倒黑白吧

﹄走近了會感到噁心,那麽就遠離好了。放在不痛不癢的區域大家都安好。自己舒心別人也不難過

﹄決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不論是活著還是獨自一人

﹄不要迎合了不要迎合了不要迎合了求求你好好為自己活著啊